浮雕花开

下面一坨´_>`………


慢慢来(๑•ั็ω•็ั๑)


临摹别人画的一个二少,原作者……忘了,对不起原作者,毁了原图😭😭😭😭


英雄便共一盏酒喝 (一) 丐花 剑三

1

花间觉得自己要死了。

血从自己嘴里涌出。

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败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藏剑手里。

山居一撇嘴,蹲下在花间身边笑道:“没想到吧,臭名昭著的恶人谷花间会败在一个藏剑手里。”

花间一开口就是不要命的咳嗽,吐出几口淤血,也在笑,笑的很是狂妄,对藏剑说道:“帮我向笑尘说我去远游,跟他报个平安。”

山居一脚踢在花间胸口,很是奇怪,“你明明知道我跟他有仇,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传达这些话?”

花间不再笑了,他已经没了力气,半眯着眼,藏剑的脸都在逐渐模糊,他知道自己撑不下去了。

拼着一口气说了最后一句,便闭上了眼。

“我的命难道还不值几句话?”

——笑尘,怕是以后护不了你了。

2

最是狠辣花间郎。

旁人道花间便是这样一句。

花间阴险狡诈,杀人如麻。

在前几次的恶人浩气战役中,花间用自己的一杆墨笔,堆砌出自己的恶人招牌。

在人群中厮杀的花间,浴血无畏,脸上的狰狞令人胆战心惊,背后发凉。

世人这样看他,也怕他。

但花间不在意,依旧做着自己的事。
该睡的睡,该吃的吃,该杀的杀。

他认定的事连他师父都拗不过来。

但没人知道,在万花谷内那个会替师父熬药的花间与在恶人厮杀的花间是同一个人。

他的温柔不会在外人面前展现。

却唯独对一个丐帮弟子,处处维护有加。

笑尘,只有笑尘。

3

花间在龙门客栈喝了口茶,安静地捧着茶杯看向窗外出神,与周围喧哗的环境格格不入。

他习惯一个人喝茶的时候发呆,这习惯倒与他师父离经相似。

一个丐帮弟子走向花间一桌,宽大有力的手掌啪一声拍在花间面前。

还在神游的花间吓了一跳。

回过头来见是丐帮弟子,皱着眉头问:“有何贵干?”

丐帮睁大了眼睛,试图作出凶神恶煞的模样,却做出了滑稽的表情。

“就是你,抢了我兄弟的情缘!我是来替我兄弟讨回公道的。”

花间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我没有抢你兄弟情缘。”

丐帮二话不说,抄上打狗棒就朝花间挥去。

丐帮都是无理之徒。

一招就差点要了丐帮一条命的花间这样想道。

本想再来一招,真正解决丐帮的花间忽然犹豫了,这丐帮弟子的师兄弟可都是护短的,若是因为一件小事杀了人家弟子,这后患可是无穷的。

花间收起落凤,仰头挑眉瞄了一眼地上的丐帮。

“算你运气好。”说着便走出了客栈。

他没看见丐帮在身后擦着血,试图站起身的模样。

4
笑尘觉得自己真是倒霉,被一个苍云给忽悠到差点丢了小命。

那天,苍云对自己诉苦说一个万花勾了自己向往已久的情缘,笑尘很是愤愤不平。
主动替苍云去向那个万花讨回公道。

没想到那个万花如此之厉害,一招就把自己给撂倒。
好不容易撑到回浩气营地,却听见笑尘一直是为自己兄弟的苍云把自己的事当笑料说给其他人听。
“那个丐帮的笑尘,还真去找打,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蠢人果然也是蠢的,几句话就忽悠去讨打了,哈哈哈哈哈……”

笑尘气不过,把苍云那群人给打了一顿,他在阵营里没什么功名,自然也因这次的斗殴被踢出浩气,重新回归中立的身份。

笑尘在丐帮君山里也是个烈性子,有丐帮的黑白分明,忠肝义胆,也有丐帮的豪气云天,潇洒自在,君山里也不缺师兄师姐的拂照。若是他生在藏剑,也算是土豪逍遥的二少了。

笑尘心大,也不在意。
没有了阵营的束缚,他倒更加自在。

有太阳就在城里的街坊角落放个破碗,躺下舒舒服服地晒太阳。日落之时他总会收获几个铜板,在晃晃悠悠去酒肆向掌柜讨几口酒。
大多时候,他都是睡在野外,听蝉鸣蛙叫,流水叮咚。
饿了就去河边叉几条鱼,醒了就去山顶看日落。

笑尘觉得,世间最美好的生活,不过如此。

5
笑尘觉得上天还是待他不薄的。
善恶自有定,天道有轮回。

那个把他打得半死的万花正浑身浴血地躺在草丛后,被笑尘给发现了。

嘿嘿,真是活该。
笑尘想仰天大笑,活该你躺在这,哈哈,苍天饶过谁。

笑尘提了提他的手,发现万花还是有动静的,手指无意识的抓着什么。
“算你运气好。”笑尘乐不可支,把花间那天的原话奉还。

笑尘决定救人。
乐归乐,把一个重伤之人放在野外自生自灭可不是一个丐帮弟子应有的作为。

笑尘也不怜香惜玉,直接把人扛在肩上,运起轻功朝城里飞去。

路上的颠簸让肩上的人不由自主的震动,那人的痛苦呻吟让笑尘觉得过意不去,一路上自言自语。

“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如果救不回你的命,可别变成厉鬼来寻我。”



    













夜深了,相思人

好吧,讲讲我认定的一个与我很相似的人。

不是情人,不是家人。

到是却意外和我合拍的人。

简直是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她父母从千里迢迢的北方来我们这儿南方小城定居,也带来了小时候的她。而后,知道我们真正熟悉起来,我才能一一知晓她的这些往事。

开始真正熟悉,是在高三分班的时候。陌生的环境让人容易陷入未知的恐慌。

同桌恰恰是与环境融入的关键点。
就是她,这个混蛋。

没有一句话,没有交流。
几天里,没有说过几句话的日子让人发疯。

我主动向她攀谈后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热络了起来,才知道她是因为外貌的原因才不愿与我交流……
话说回来,什么叫因为你长得凶,我不想跟你讲话?
小混蛋。

进而细细品味她这个人,才知什么叫知己。

经常嘲笑她一些做事情的方法,虽然事实上我也这样做。

上了大学以后,没有像别的朋友一样疏于交流,相反,微信上的聊天记录占了微信的一大部分,却从没让我觉得想要清理。

她最近萌上了三次元的一个少年组合,在微信上每天找我碎碎念。

没有整天在一起,却觉得我们都在彼此的身边。

昨天说好了要一起慢慢练文笔,今天我就昨天写了开头的这篇继续写了下去。一开lofter,发现她把我的草稿给点了赞,推荐了一遍,还说了嘲笑我的话。
小贱人一个。

还有好多好多,来不及写,在脑海中沉睡的回忆。

说到这里她肯定又要骂我矫情了,即使矫情我也要说。

亲爱的,
愿我今后的日子里,仍有你的陪伴。

说的就是你哦,小蠢货。